邹蓝爱尔兰欧洲大学的兄弟爱尔兰加州大学

复旦管理学院苏东水,没留下净水,而是留下一地污水,臭气甚至远远熏到北大朗润园。人们循着气味一路探寻,贾博士多米诺骨牌一块块倒下,复旦苏的儿子上海外语学院商学院小苏,华东政法大学商学院陈燕等爱尔兰欧洲大学“校友”,都岌岌可危,眼看要从人五人六的位置上倒下。估计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和公开或悄悄处理的区别。

有一个好事者JIM博士在复旦摸排一遍,发现了另一个“爱尔兰欧洲大学”,或者可以调侃说是“爱尔兰加州大学”。这所贾博士贾硕士工厂,英文全名为Northwestern Polytechnic University NPU,中文名“西北理工大学”,位于硅谷的Fremont。那地方我知道,俺参加哈佛中国评论Harvard China Review 2004年度年会回国,半道在旧金山下灰机看两个多年不见的王姓老同学,其中一个老同学当时住Fremont。俺还在他家住过几天。

这好事者也真是烦人,讨厌。柳宗元同志一千多年前就抱怨过,“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”,结果这驴子跟贵州本地的老虎(估计应该是华南虎,因为前几年那么北的秦岭里周老虎也是华南虎,除东北外,国内华北西南华南华东都是华南虎的地盘)掐了起来,弄成一段文化历史公案。

话说,这NPU,也跟EUI即爱尔兰欧洲大学一样,专门跟复旦管理学院合作。当然啦,不可能再是苏东之污水,而是另有其人,复旦管理学院的张文贤。不知道这张文贤挂了没有。听说苏东水刚挂。两腿一蹬,身后臭事也就不知道,烂尾事,只能小苏苏宗尾接着。

话说好事者JIM博士在复旦闻到怪味,一查,2003年:复旦教授张文贤注册上海博达进修学院,与美国西北理工大学联合培养EMBA硕士生。而这美国西北理工大学成立于1985年。成立后18年与上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一起孵EMBA的蛋。

而爱尔兰欧洲大学是1996年设立的,1999年复旦管理学院苏东水办的东际人才教育学院,开始与传言苏东水自己办的爱尔兰欧洲大学联合孵DBA,EMBA等的蛋。

看来还是苏东有水快流啊,1999年就中外合资赚钱了。而张文贤脑子不太灵活,看到同事苏东有水快流,这才恍然大悟,如梦方醒,在2003年才急急忙忙注册一个学店,拉来假文凭制作商美国加州的西北理工大学,即爱尔兰欧洲大学的兄弟单位爱尔兰加州大学,一起搞钱。复旦管理学院的脚手架,能搭建到欧洲和北美,技艺高啊,能评八级工。

顺便说一下,张文贤注册学店搞钱,比苏东水晚三年;注销自己的学店博达,也比速冻水的爱尔兰欧洲大学注销晚三年。也算亦步亦趋。而且卖的文凭只是EMBA,比DBA小一格。

这讨厌的好事者JIM博士,顺着博达的味道继续嗅下去,发现了美国西北理工大学。他说,“这个所谓大学的主页,没有任何一个大学该有的学院、职员、研究所、学生等任何一方面的资料,只有两个讲座广告!日期竟然停留在2021年7月12日。至此,我确认: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张文贤办的这个上海博达进修学院,合作单位美国西北理工大学是一个美国的学位工厂!”

随后JIM博士又讨厌兮兮地把鼻子伸向太平洋对岸的加州一阵乱嗅乱闻,随后发现,2016年美国移民局调查疑似签证工厂的美国西北理工大学:“学校发布夸大或简单编造的成绩,以便学术不合格的学生可以保留签证,以及允许学生支付学费的海外银行贷款。而且,两年来,高级管理人员禁止教授让任何学生不及格,大学校长曾经亲自亲自提高数百名学生的成绩 –手工。”

这好事的讨厌鬼JIM博士说,上海市博达进修学院与美国西北理工大学合作举办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项目,累计开班十六期。这些项目一共培养了多少人?

上海博达-米国西北理工大学的中国校友,都恨死这个好事者讨厌鬼JIM博士了,弄到大家私下微信群里都提心吊胆,忧心忡忡的,担心明天一块多米诺骨牌就倒在自己身上。而有些已经退休了的高级经理,还有那些不在国企和事业单位等体制内工作的,则没那么紧张,只是保持低调。他们说,处罚处理是体制内的事,咱不怕。咱怕的是这个底子要是被职场对手摸到,往上一告状,或者网上一贴,还是有麻烦的。起码面子上过不去。

一部分吃瓜群众看了说,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看来真是孵化器(孵化就是孵蛋),孵了那么多的中爱合资中美合资的蛋。另一部分吃瓜群众则说,嚓,复旦管理学院的脚手,吃着复旦的饭,干着挖复旦墙角,借复旦的金牌子为自己孵蛋的事,缺德啊。

今天虽然还是说假文凭的事,但这不是北大国发院的事,我不算食言。不过确实也关联到复旦的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Comment